优胜教育遭千名家长维权、员工“被离职”

优胜教育遭千名家长维权、员工“被离职”
2021-02-25 11:03 界面新闻
网络配图网络配图
神馬電影 称主守者,(内外衙门)该管文案,典吏专主掌其事;及守掌仓库、狱囚、杂物之类,官吏、库子、斗级、攒拦、禁子并为主守。

  老牌教育机构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优胜教育)持续数月的退费风波,如今已发酵演变成一场退费声讨运动。

  10月19日上午,优胜教育北京总部所在的光华路SOHO,被人群包围得水泄不通。

  “上午十点楼上楼下都满员了。”在场的家长说道,界面教育记者达到现场时,街边已经拉起警戒线,商场外的维权家长目测有上千位,有家长称,现场聚集人数最多时达三四千人。

  从今年年初开始,全国各地持续传来优胜教育拖欠员工薪水、学员退费困难的消息。维权家长的待退费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,退费总金额仍在统计中。

  一位家长向界面教育提供的截图显示,仅北京市海淀区黄庄校区,该校区群内已有138位家长进行维权,其待退金额逾500万元。

  界面教育尝试在优胜教育官网查询全国校区数量,其页面显示无法提供服务。百度百科显示,优胜教育在全国400多个城市共有1200余家直营校区。

  “优胜教育一共欠我107840元。”动动妈妈是黄庄校区的维权家长代表,她告诉界面教育,她是去年国庆之后给孩子报的课程,刚开始没上几节课就赶上疫情。

  “其实在11月份,我就已经感觉到不太对劲。销售离职率高,教师的离职率也很高。”

  由于对其教学服务不满意,动动妈妈在去年12月就已向优胜教育提出退款。对方回应称,退款需要六个月的时间。今年新冠疫情爆发,后者又以没有复课、老师在家教学、财务没有回京等各种理由拖欠退费、拒不见面。

  除了优胜教育,动动妈妈还给孩子报了高思教育、新东方和GogoReading的课程。由于疫情,各家都有一些退费流程,“高思退费最快,新东方第二,然后是GogoReading,最拖沓的就是优胜。”

  “我几乎每个月每周都要投诉,一个是优胜总部的投诉电话,一个是12315。”后者称七个工作日给回复,结果也没有回复。

  北京市京锐律师事务所律师许仙辉告诉界面教育,据其估计,北京校区应退学费可能达上亿元,甚至可能会有上10亿的资金缺口,全国范围内可能达上百亿。

  就在10月14日,优胜教育进行了法人变更。据天眼查APP显示,其法人由CEO陈昊变更为唐芳琼,后者系陈昊母亲。公开资料显示,陈昊父母皆为中科院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。

  对于紧急更替法人这一做法,许仙辉告诉界面教育,此案无论属于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,陈昊都逃避不掉责任。“资金出现问题是陈昊当法定代表人期间出现的问题,另外,紧急更换法人的行为,对他本人也很不利,许仙辉说,“这意味着他是有预谋的。”

  优胜教育成立于1999年,旗下涵盖针对6-18岁人群的个性化教育培训项目“优胜1对1”、素质教育培训项目“优胜派”以及家庭教育培训项目“优胜家”等。

  家长群体之外,此次参与维权的另一大群体是优胜教育的教师员工。

  据界面教育了解,优胜教育在天津、北京、和江西等地的教师都遇到延迟及拖欠薪资的情况。

  在北京优胜教育工作一年多的教师陈翔此前曾告诉界面教育,其所在的昌平区门店从今年1月起拖欠薪资,但在2月仍组织教师开展线上教学。他于2月中旬在钉钉上向上级主管询问欠薪一事后,被踢出群组及微信教学群后,予以开除。

  陈翔称,其主管领导并没有解释欠薪的理由。据他了解,从去年12月起至今,其所在门店大部分教师的薪资未全额发放,陈翔被欠薪近2万元。

  天津校区拖欠薪资的时间则更早。

  在天津优胜教育加盟店工作的教师安吉告诉界面教育,其所在校区从11月开始经历人事变动,包括校长、运营主管、教务主管和财务等部门人员相继离职,在岗教师11月的工资延后三四天才发放。本该在1月份发放所属12月的薪资也未按时发放。

  “那时不清楚这些领导层集体离职的原因,后来从财务部门同事了解到校区的账面出现了问题。”安吉称,她所在门店的教师欠薪总额约在40万左右,她本人已于1月底离职并正在申请劳动仲裁。

  在优胜老师维权群中,界面教育通过接龙的统计表发现,目前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人数达438人,单人拖欠金额最高达15万元。

  在优胜工作三年的文清告诉界面教育,“社保早就断了,因为没发工资,疫情期间还面临房租、信用卡逾期等各种费用的压力。”

  除了断缴社保、拖欠薪水,优胜甚至在员工不知情的情况下,单方面解雇员工。

  据文清提供的微信截图显示,其同事小靳去社保局核实得知,小靳已于10月18号被减员,且社保局登记的减员原因是本人自愿。据文清表示,小靳是今天去社保局才知道此事,相当于“被离职”。

  面对家长和员工的质疑和诉求,优胜教育提出的解决方案似乎并不能使人满意。

  文清向界面教育提供了一段视频,称视频中发言的女士是优胜教育高级经理。这位高级经理在视频中提到一条解决方案是,“建议校区全体老师二次创业,以最大化的降低损失。”

  具体来说,“教师可以继续为孩子上课,家长给老师额外的费用,大概在每小时80至150块钱之间,将剩余课时上完。”此外,还将成立家长委员会,负责监管事项。但多数家长表示,第一诉求是退费,继续学习的意愿并不强烈。

  通过这位高级经理,维权家长得以联系上优胜教育CEO陈昊,在下午抖音直播中,陈昊表示,疫情期间,公司创伤严重,以北京为例,目前的营收仅占过去的四分之一,“高管砸锅卖铁,才勉强维持”。

  陈昊还表示,优胜不会宣布破产、不会跑路。将与全国各校区的校长商量后续事宜。

  此外,根据家长维权群内发布的消息,从10月19日到11月4日,优胜教育将会有专人前来按日期处理各个校区的课程及退费问题。

  但维权家长群中有人表示,“这只是优胜拖延的一种手段。”

  最新确定的信息是,北京市东城区龙潭派出所已登记部分报案信息,并将信息报分局经侦。家长们将于10月22日去东城区经侦统一登记,其他区县的家长10月20日将去当地派出所报案登记。

  之所以选择经侦,是因为“相比民事诉讼,前者对家长来说,相对有利”。许仙辉告诉界面教育,“如果这笔钱被陈昊全部征用完,家长走民事诉讼,然后再走执行路径,那等于是一个空壳,这对家长们会很不利。”

  而走经侦路径,公安系统可以通过调查手段查清整个资金的流向,再看陈昊的行为是否构成刑事犯罪。

  “目前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资金的去向。”许仙辉对界面教育说道,资金流向一般有以下几种情况。

  一是转移到其他账户,如果属实则构成诈骗;二是经营过程亏损,“这个钱就要不回来了”;三是投资公司,其结果有可能是资金增加也有可能公司破产;四是投资企业还存活,“因为疫情造成经营状况不好,其收益只是暂时回不来,但长期来看,还是有可能要回来的。”

  (应受访者要求,动动妈妈、陈翔、安吉、文清为化名)

  原标题:优胜教育遭千名家长维权、员工“被离职”,五天前曾变更法人

  记者 | 查沁君